男人爆笑图

盛赞漳州府海防同知赵纾的所作所为

  • 日期:2020-06-03 14:06:34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918

⊙黄辉全 文/供图

赵纾攻剿红夷刻石

盛赞漳州府海防同知赵纾的所作所为(图1)

漳防海郡丞赵公德政碑

盛赞漳州府海防同知赵纾的所作所为(图2)

赵公生祠华祝园记

盛赞漳州府海防同知赵纾的所作所为(图3)

福建海防图(局部)绢本

盛赞漳州府海防同知赵纾的所作所为(图4)

澎湖、金门的防卫部位图

盛赞漳州府海防同知赵纾的所作所为(图5)

明天启二年1622年山西太原府平定州乐平县人赵纾赴任漳州府海防同知相当于今副市长职务为官仅4年。在漳州的历史中,赵纾这个名字有点陌生。甚至有关志书对赵纾的记载也寥寥数语,可资查阅的有《宓庵手抄漳州府志》卷十·秩官一仅载:“赵纾于明天启任同知”清光绪版《漳州府志》“赵纾,乐平举人,天启二年任同知”

一个为官仅4年,却在东山、龙海、诏安三地发现四通德政碑:东山《漳防海郡丞赵公德政碑》龙海两通同名《漳郡司马赵公德政碑记》诏安《赵公生祠华祝园记》这在漳州历史上或为第一人,成为研究赵纾及明代漳州海防和反侵略斗争珍贵的史料。

“德政碑”旧时官吏离任时,地方士绅为颂扬其“德政”著文勒石,以作永久纪念。这位赵纾有何“德政”留名漳州大地?

笔者把这四通碑文连在一起思考,谜团渐渐理清。发现碑文讲的是明朝中叶海防力量随朝廷腐败衰落而一落千丈。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赵纾在任漳州海防同知期间,惩毖奸吏、爱护士兵、举荐贤才、整饬军纪,使积弱麻木的明朝水师迅速恢复战斗力;上书陈情,积极建言“防海八议”加强海防建设,增置“鸿江游(今龙海一带)”以加强海防实力,建立卫戍、巡海等联防联动制度;严厉打击红夷、倭盗的不法行为,身先士卒、奋不顾身战斗在第一线。其政绩斐然,令人肃然起敬。尤其在海防日愈衰落的逆境下,让人从赵纾身上看到了一丝希望。

这样的政绩绝对为民所称赞,确实配得上一方百姓的“去后留思”了。不止碑文值得回溯,这四通碑本身,还自带了很多值得一探的历史牵绊在里头。

御侮风雷在握

漳州地处福建的最南端,处于闽粤交界之地,南与广东相连,东北与泉州府接壤,西北与龙岩相接,山海之寇频发,备御形势十分复杂,且漳州三面濒海,水道四通八达,海防地位十分险要。《读史方舆纪要》称:“惟府境与会城皆三面濒海,故防御最切。”由于所辖海域之广,正如《海防纂要》中所说:“浯铜遊屯田浯屿,信地,北距中左所、南距镇海卫各半潮水。都之门户,海澄之咽喉。县多番组,奇珍异物,素垂涎,盖要地。北自担屿,南抵崎尾。而沿海居民居岛尾。古浪屿、中左所等处,俱盗贼渊薮,出没常,其败番之船,每每在此开驾出港。该遊若严巡察盘造,则十得其九矣。”

明末,西方殖民者开始东扩。天启元年(1621年)八月,荷兰人入侵澎湖,不断侵犯漳泉沿海,滥烧民船,强行要求通商。当他们从捕获的西班牙船上获悉西班牙准备占领台湾时,决定先发制人。有史料记载,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库恩,命令雷约兹司令官率荷舰12艘、英舰2艘、军士1000多名在澎湖筑城,第二次占领澎湖,并以此为据点在我国东南沿海进行骚扰,厦门、海澄、漳浦、诏安、铜山等地深受其害。

天启二年(1622年)六月,荷兰海盗雷约兹率舰队入侵澎湖,并请求互市,在明朝不允许的情况下,就用武力骚扰漳浦附近的六敖、厦门港,并在鼓浪屿烧杀。据《明季荷兰人侵据彭湖残档》记载:红夷(即荷兰人)自天启二年六月进入我澎湖地区,要求参与市场交易。因为所请不遂,就驾舟骚扰福建沿海。他们虽被官兵堵截,颇有杀伤,但还要求互市。这是荷兰人第二次在东南沿海制造危机,并以武力劫掠相威胁。

天启三年(1623年) ,荷兰殖民者再次侵犯厦门曾厝垵等地,明政府先后调集各路水师驻节厦门,调督征厦、金、澎海域,福建巡抚南居益与总兵谢隆仪、分守福宁道参政朱一冯、漳州府同知赵纾,一面积极备战在沿海戒严;一面与荷兰人谈判,令雷约兹等人撤离澎湖。但荷兰人并不打算撤离,并有用武力强迫通商的打算。

明季荷兰人侵据彭湖残档载:“福建巡抚商周祚奏(天启三年正月二十四日)红夷自六月入我彭湖,专人求市。及见所请不允,突驾五舟犯我六敖。六敖逼近漳浦,势甚岌岌…又因奸民勾引,蓄谋并力,遂犯中左,盘踞内港,无日不搏战。又登岸攻古浪屿,烧洋商黄金房屋船只。已遂入泊圭屿,直窥海澄”

十月,四艘荷兰船只在弗朗森的率领下抵达漳州湾,先是谋求与福建谈判,倘若谈判不成,则诉诸武力。这时荷兰船只停泊在浯屿,在岛上挂起白旗,表明谈判立场。厦门当局派出几批次代表,包括商人、民间人士及官员,往返于官府衙门与荷兰舰船之间进行谈判。

从当时情形来看,开海的态势并未改变,海澄在天启二年、天启三年依旧是洋商聚集,为朝廷允许贸易的合法港口。只是,对荷兰人要求的互市,明朝仍要求遵照旧例执行。

面对荷兰坚船利炮,这位新任巡抚在分析双方的攻守形势后,并无十足把握。福建守土官员作出了妥协,同意有条件的“互市”但商周祚遵照朝廷指示,不许“互市”于是荷兰人继续进犯厦门等地。

朝廷忍无可忍要求全力抗击侵略者。《厦门志》载:“天启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厦门军民在浯屿海面攻焚敌舰一艘,擒获敌酋长高文律等52人,斩首8人,夷众死于海涛及辎重沉溺者无算这一海战的战绩。”荷兰人退出浯屿,但仍盘踞在澎湖。

天启四年(1624年)正月,福建巡抚南居益决意渡澎湖剿敌,并实施封锁港口禁洋一年。

历经3年多的艰苦抵御和打击,捣毁其营寨,并俘获酋长高文律等一大批荷兰将士,天启四年(1624年)十月十八日,在明水军的追剿下,终于把荷兰侵略者逐出澎湖。在这场战争中,参战将领“运筹兵甲填胸,御侮风雷在握”为夺取最后的胜利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此后,福建抚臣南居益在向朝廷“献俘奏捷”时,盛赞漳州府海防同知赵纾的所作所为,并为其邀功请赏。翌年,兵部在总结表彰“澎湖捷功”时,赞誉赵纾“长才远驭天南,硕画尤周海青,风严鳄徙,波静鱼闲”至今在厦门市白鹿洞左后岩壁上,仍留存有“天启癸亥冬晋阳赵纾督征到此”题刻,亦称“赵纾攻剿红夷刻石”见证了他抗倭有功的历史。

位卑未敢忘忧国

保存在东山风动石景区碑廊里的一通立于明天启二年(1622年)的《漳防海郡丞赵公德政碑》系通议大夫、礼部右侍郎黄汝良撰写。碑文赞道:“郡之佐自丞以下咸共太守为理牧戍也,而海上军兴,设一丞持领之,俾海波不扬,内地用谧。其任至,与守将守,苟存宽大,去之切,劝课农桑,狱讼止息,颂声且隆。”碑文讲的是,赵纾上任后“抗外侵、抚民心、促发展”的事迹。

镇海卫(龙海)原有两通立于天启三年(1623年)《漳郡司马赵公德政碑记》分别为黄道周和蔡思充所撰写。这两通碑刻原在卫署内右侧和卫所北门内,然该碑现已不知所终,唯有先贤将碑文记于《镇海卫志》

黄道周在碑文中写道:“迩来内地奸民勾结红夷以求互市,舟泊歧岛,公奋身抵垒,严阵以待…夷亦知我师有备,逡巡不敢发,卫是用谧”此时海禁所对的虽已不是,但由于欠灵,夷舟竟直泊到镇海卫城门外,使漳郡司马赵纾不得不拼老命“奋身抵垒,严阵以待”那时镇海卫的形势岌岌可危,与倭患猖獗时,如出一辙。

2018年3月,诏安县在悬钟古城北门外古官道旁发现了一通《赵公生祠华祝园记》碑刻。碑文载:“漳郡司马赵公,其王者之师乎。公以廉能仁明佐郡,以其绪余监军南澳游。其将士感之,念所以报。”“丹诏林公撰公祠记,称其督荡海寇,以德漳民。驭将士以宽,恤死事者以恩” 赵纾,这位抗倭同知,在荡平海寇的同时,勤政爱民、爱兵如子、廉洁奉公,一时漳州府政通人和,治绩斐然。诏安悬钟所城军民因感念司马赵纾政绩,于明天启四年(1624年)建造了生祠“华祝园”此碑刻的发现,揭开了赵纾这段“廉能仁明,督荡海寇,以德漳民”鲜为人知的历史,填补了志书记载的空白。

这四通碑文其内容相互映衬,高度契合。值得一提的是,《镇海卫志》记载的这两通碑文分别为赐进士第、翰林院庶吉士、铜山人黄道周与赐进士第、朝议大夫、常侍卿、前兵部都给事、漳浦人蔡思充所作。他们从不同角度记载赵纾监军海防、剿夷固卫等政绩,只是黄道周侧重赵纾的防海方略,蔡思充侧重具体事迹。由于明朝正处危难之际,此时有赵纾这样忧国忧民志士出现,这恐怕就是黄道周、蔡思充和黄汝良为赵纾撰文赞颂的原因,且他们三人同朝为官,都是有影响的人物。赵纾在漳州任职4年来,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深受百姓的爱戴和朝廷的信任由此可窥一斑。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海防

海防市(越南语:ThànhphốHảiPhòng/城铺海防)是越南北方的直辖市,规模仅次于河内市和胡志明市,是越南第三大城,同时拥有越南北方最大的港口。海防市是一个有着众多名胜古迹的现代化旅游城市,大部分名胜古迹都坐落在郊区,如避暑胜地涂山、国家森林公园吉婆岛和著名古刹仁寿祠等。海防港建港约有150年历史,港口航道宽度100米,有18个泊位,退潮时水深仍可达6米,万吨货轮可以自由进出和在港内停泊,年吞吐量可达300万吨和3万只集装箱,是越南北方进出口货物的中转站。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