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爆笑图

香洲开埠被寄予厚望,宽阔的马路

  • 日期:2021-04-12 07:49:23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258

上文“大清打仗不行,抗敌点子倒不少:珠海开港去挤垮葡英” ,我们谈了两广总督借助当时的社会氛围,希望利用开放乡镇级的香洲开埠时机对葡萄牙统治下的葡萄牙进行商业抵抗。

张人骏在1907年来到广州任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后,处理经济问题就是主要工作之一,整天为地方经济、中央财政的事情挠头。对于香山县想“开商埠”的事情,那是造福一方的想法,他当然支持。随着葡萄牙人侵占地区越来越多,张人骏有了一种更深的想法:葡萄牙人占地方是为做商业、做交通港口,如果我们也做呢?既然香洲商埠已经存在,那么应该如何支持它和葡萄牙人竞争呢?

香洲开埠被寄予厚望,宽阔的马路(图1)

张人骏

为此,张人骏对“香洲商埠”非常支持。不仅仅官府在想,香山的老百姓也在想。在与葡萄牙人对峙的几年当中,香山当地百姓间有一种这样的观念:葡萄牙占据澳门,依靠的是“黄赌毒”以及“侵占我们的土地”所依托的航运业的敲骨吸髓式的掠夺,我们怎么办?

香山士绅们号召百姓不要去澳门,嫖赌抽是葡澳当局的重要收入。但更重要的办法是用“商战”去打败他们,把他们从我们身上“偷”走的东西再补回来。

正如香山当地的报纸《香山旬报》在一九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1909年12月23日,第46期)一期,有一篇《条陈广香铁路事宜》的文章,上面就有如下几句话,充分显示出当地人的理解:

振香洲以制港澳,自葡租澳门,英锯香港,吾国递年漏卮外溢,言之涕零,即以华侨往返费而言,每年溢出之款,不下数百巨万。查粤民侨居海外经商者,以数百万计,一往一归。无非取道香港,年以十之一出入计之,已数十万人,人以十元消费计之,已失数百万之巨款。

香洲开埠被寄予厚望,宽阔的马路(图2)

香洲开埠被寄予厚望,英国和葡萄牙方面出面阻挠

其实,上述观点政府早就想到了。由此可见,这是一种现在地方政府和精英百姓间的小范围商讨,之后扩充到广东省意见,再由广东上报中央的同时在地方上广泛宣传。就在地方媒体上宣传的同时,广东地方当局其实已经向上上了奏章。

宣统实录·元年九月乙丑(1909年11月1日)中就有这么一则记录,是给事中陈庆贵奏禀澳门勘界事宜的批复。面对葡萄牙的行为,陈庆贵认为:葡萄牙人之所以推展澳门的边界就是因为有利可图。既然葡萄牙人不肯退让,我们强行应对也不可能。为今之计只能采用釜底抽薪之计了。澳门这个地方就是一个港口、地理位置也不好,每年全靠嫖赌吸食内地游民的脂髓获得大笔收入。

只要我们禁止就可以使其少获利。同时,我们可以“自开商埠”与拱北税关进行竞争。这样,时间长了他们得不到什么好处,要地方也没用,自然就不去拓展了。现如今香洲商埠就离澳门三十多里。内河外海可以行使轮船,又与铁路相近非常便于交通,只要好好一二年就可以兴盛。

如果现在香洲开埠已经成功,那么,赶紧办理“货物免税”事宜,也即申请“商埠免税”政策,成为中国当时唯一一个“无税商埠”

对于陈庆桂和稍后两广总督增祺的意见,当日的批复是:至,虑及股东不足,助以官力息借民款,归商筹办,亦复计虑周详下外务部知之。

那么,澳门和香港如何看待香洲商埠呢?澳门勘界事务葡方大臣马植度在1909年9月25日的日记中写道:“在香山兴建新城与港口,他们在那里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因发现远远不能取得预期的成功,便嫁祸于澳门。他们要求政府将香山确立为自由港。政府不能这么做,否则将使澳门消亡。”勘界大臣马楂度葡中香港澳门勘界谈判日记(1909-1910)第90页)由此可见,澳门方面对“无税商埠”自由港)是多么惧怕。

同为侵略者的英国人九龙新关税务司夏立士听说香洲正在申请作为“无税商埠”立刻对中国方面说:香洲只可作为中国自开之通商口岸,若作为无税商埠非特于各处定章不符,兼与国家大局并无进益。《香山明清档案记录》第923-924

夏立士显然明白,“无税商埠”将是对澳门乃至香港出入关业务、人员的重要影响。

香洲开埠被寄予厚望,宽阔的马路(图3)

对于香洲商埠,葡萄牙方面特别留意,曾经专门收集了一些“商业计划”按照葡澳方面留下的收集香洲商埠的资料显示,当时的商人们预备未来建学校、慈善机构、市政会厅、派出所、戏院、公园、电车、宽阔的马路、自来水饮水供应管道、一座现代化的市场。

在最终决定是否“无税商埠”决定时,清廷听取九龙关税务司意见时,九龙关税说:商埠之盛衰,全恃地势之得宜与否,非关乎有税无税。如果开“无税商埠”那肯定是难免开“漏税之门”呀。

广东劝业道、广东布政司、粤海关税务处反驳说:该埠毗连(之)香港澳门,皆是无税口岸,倘有歧异,相形见绌…

不过最终,1911年1月清廷还是同意了。《宣统实录·二年十二月丁亥》1911年1月17日记载说:合无仰恳天恩俯准将香洲新埠。定为无税口岸…嗣后如有商民自辟商埠者。概不得援以为例。从之。

香洲开埠被寄予厚望,宽阔的马路(图4)

可以想见,清廷已经针对香洲商埠这件案例说出了“概不得援以为例”的话,可见其慎重。而这期间,广东方面的努力真是不遗余力了。

广州将军兼两广总督增祺、广东布政使陈夔麟、广东劝业道陈望曾、香山县等经过据理力争,终于在宣统三年正月三十日(1911年2月28日)获得通过。广东地方为了庆祝申请成功,同意了王诜的请求,再次对酒捐、烟丝捐进行减免。

然而,一个国家的稳定是做好任何事情的前提,当清政府同意“免税区”政策后,还没等到真正地执行呢,著名的“黄花岗72烈士”出现了。清王朝的丧钟被敲响了。

香洲开埠被寄予厚望,宽阔的马路(图5)

人们开始了!封建王朝也被了!

当年葡澳当局在撰写“1902—1911十年拱北海关报告”中曾有这一样一句话“1911年4月30日,谕旨宣布将香洲作为自由港,海关不再管辖,只做贸易统计。而今该港交通冷落,鲜有进出,善建者却坚信其未来前景可观”

然而,我今日之中国、今日之广东、今日之珠海、今日之香洲之繁荣,将会告诉历史:澳门香港已归,往日已矣!善建者就是善建者,我们的未来,前景更可观。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商埠

商埠,是指与外国通商的城市。另指商业发达的城市。到1875年3月间﹐英使威妥玛借口马嘉理案对清政府进行威胁勒索后﹐《中英烟台会议条款》第三端之一规定﹕增开宜昌﹑芜湖﹑温州﹑北海四处为通商口岸﹐大通﹑安庆﹑湖口﹑武穴﹑陆溪口﹑沙市六处为停泊码头(即准许轮船停泊﹐上下客商货物)﹔重庆“可由英国派员驻寓﹐查看川省英商事宜﹐轮船未抵重庆以前英国商民不得在彼居住开设行栈﹐俟轮船能上驶后再行议办”。1905年日俄战后﹐日本在东北三省内接收了沙俄南满铁路干支各线以及擅自兴筑铁路线上的重要城镇﹐如新民屯﹑铁岭﹑通江子﹑法库门﹑凤凰城﹑辽阳﹑长春﹑吉林﹑晖春﹑三姓﹑宁古塔﹑哈尔滨﹑齐齐哈尔﹑海拉尔﹑瑷珲等﹐并在1905年12月22日签订的《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第一款里规定上述城镇“俟日俄两国军队撤退后……中国自行开埠通商”。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